• 2017年度都江堰“最美志愿者”:高兴秀
  • 大学“禁游”不如收紧学业管理
  • 彭伟国谈“假球黑哨,中国足球的不归路?”
  • 苹果公司就降低老款手机运行速度致歉 仍面临诉讼
  • 综述:全球关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新政策信号
  • 中央军委通报表彰全军军事训练先进单位和个人(附名单)
  • 张高丽: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 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取得新的更大成效
  • 全国专家海口献策 西瓜甜瓜产业发展
  • 2017年无锡新能源汽车销量猛增400%
  • 望海楼:让改革开放时代旋律更强劲
  • 理论研究需理清源流(大家手笔)
  • 高校有了智慧食堂 机器当上打菜师傅
  • 推动“质量强区”建设 助力“品牌兴宁”战略
  • 中青报:三本院校拼“考研率”错了吗
  • 伊朗多地游行示威已造成8人死亡
  • ?
    【35号】诗歌《万物安详》

    博亚娱乐 www.yanjingtao.net

     万物安详

    作者简介:莲叶,本名徐玉莲,初中学历,爱好文字与书法。有诗歌、散文在《文学月刊》、《荆州文学》、《新民文学》、《荆州日报》、《荆州晚报》等各大报刊杂志及知名的微信公众号、网刊发表。并在首届“天宇杯”全国岑参诗歌大赛中荣获三等奖。

    作品简介:组诗《万物安详》的第一首是《风在吹》。我写这首诗的时候正是鱼腥草刚刚由红变绿的时候。我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鱼腥草刚刚从地里钻出来是猩红色的,它要过几天才呈现绿的色彩。

    鱼腥草刚刚变绿的那些天里,我的母亲会忙着在菜园里种下夏季的菜蔬,我的母亲就是靠着种菜过活。她的菜一季套着一季,要不间断得有得卖。

    《风在吹》第一节是这样的:“后院,鱼腥草顶开碎石/风把鱼腥草吹红了,又吹绿了/时候到了/母亲在菜地种豇豆、茄子、黄瓜/父亲刨地,拈草/忽远忽近的鸟鸣太明亮了”,真的,就是这样子的。母亲父亲在地里种菜,在菜园上方,雀子在飞,雀子在叫.春的绿里,这一切如此安详,如此美好.

    我接着写“昨晚,奶奶托梦/说她坟头上的南瓜发芽了/今日月初,可记取的片段不多/——而春在归”,是的,春天来了,奶奶又来到了我的梦里,小时候我的奶奶经常给我们焖南瓜饭吃。我奶奶一辈子拖儿带女地过活,那时粮食又不够,她饿肚子饿怕了,就总怕粮食不够吃,所以会在大米里参南瓜呀、红薯什么,我记得她的话叫“瓜菜半年粮”。只是,我小时已经不缺粮食了,但她做的南瓜饭红薯饭真好吃呀,我永远也忘不了。

    “新的一月,太阳照着母亲的小菜园/你看,风在吹/明亮的事物,是新绿之下/——一切会重新开始 ”风吹,春去春来 ,如今,母亲又在菜园里忙碌了,新的一年里,我卑微的、贫穷的父母,又开始了劳作。

    是的,无休无止的劳作,劳作是可以让人快乐的,也是可以养命的,我们无须抱怨,我们只要在春天来临之际,又种下属于自己的希望。

    母亲的菜园就是她的钱袋子 ,所以她的菜园里,一年四季都是绿油油的。我在《青菜》里这样写:“青菜青,卧在绿莹莹的田园/摘菜的母亲,脸上漾着朴素的笑/哦,这真好/你看,小蚂蚁已爬过这道田埂/一些光,拣出越来越低的美/落在母亲的身旁”。是的,劳动的母亲是最美的。阳光笼罩 下她的是笑着的,她和那些匍匐在地上的蚂蚁一样,虽然毫不起眼,也有属于自己的美好与快乐。我爱她,我要永远地歌颂她。

      究竟什么是诗?于我而言,生活就是诗。琐碎的日子是诗。我希望,我用我的心来表达这份感觉,这份感悟。

    长这么大,我一直生活在公安。我热爱这片土地,热爱这里的人们。我不喜欢作无病呻吟,我只希望在平淡的流年里我能记下我真实的感受,我只希望素朴的日子里也能流淌淡淡的诗意。我希望,当我老了,我记下的这些文字,可以证明我曾努力地活过,爱过。

    (推荐单位:夹竹园镇)

    万物安详

    风在吹

    后院,鱼腥草顶开碎石

    风把鱼腥草吹红了,又吹绿了

    时候到了

    母亲在菜地种豇豆、茄子、黄瓜

    父亲刨地,拈草

    忽远忽近的鸟鸣太明亮了

    昨晚,奶奶托梦

    说她坟头上的南瓜发芽了

    今日月初,可记取的片段不多

    ——而春在归

    新的一月,太阳照着母亲的小菜园

    你看,风在吹

    明亮的事物,是新绿之下

    ——一切会重新开始

    青菜

    青菜青,卧在绿莹莹的田园

    摘菜的母亲,脸上漾着朴素的笑

    哦,这真好

    你看,小蚂蚁已爬过这道田埂

    一些光,拣出越来越低的美

    落在母亲的身旁

    麦子

    喜欢这片绿

    这些含苞的麦子,像怀孕的少妇

    大地之上,它们肥美,欢愉

    时刻准备交出体内的光芒

    浮尘记

    卖白菜薹的婆婆

    灰白头发、皱纹、老年斑

    树皮一样的手

    菜篮前择败叶,掐顶花

    菜市场旁,露天中

    浮尘在阳光里飞

    ——阳光明媚

    有人阔步走过

    细看之下,浮尘温柔地沉浮

    这期间,它并未离谁更近,离谁更远

    美还在清澈地生长

    惊蛰日,春色渐美

    杨柳、桃枝、乡野、人家

    一群孩子拍手唱

    “春天到,春天到,花儿朵朵开口笑

    草儿绿,鸟儿叫,蝴蝶蜜蜂齐舞蹈”

    在我看来

    那在堤坡下安静吃草的羊真好

    那叫喳喳跳跃着的麻雀真好

    母亲身后,大公鸡拍打着翅膀的样子,真好

    哦,日光流淌

    “美还在清澈地生长”

    春的气息渐浓

    窗外,瘦高的水杉树

    望去,透明的日光漏下阴影

    林间,采荠菜的女孩,捋了捋头发

    ——她看见,她的手指白皙修长

    嗯,荠菜开细小的白花

    树梢上,叽叽喳喳的麻雀偶尔消失,马上回来

    卫生间里,洗衣机转动

    水上的音乐,略显沉闷,迟钝

    春的气息渐浓

    她紫粉的长袍上,打湿的花朵

    ——在忙着老去

    感恩辞

    瓦池街很窄

    呼啸的车辆一路散着噪音

    我练字、看书、上网  

    偶尔,也会给人缝补

    旧手机里,小桥村的桃花开得正好

    懒懒的天空下,它们,从不说话

    当操外地口音的小贩拖着长腔叫卖的时候

    我仿佛感觉——

    瓦池街在扩音器里

    “像散步的牛、羊,走在田埂上”

    金粉

    莴苣碧绿。大蒜碧绿。菜薹碧绿

    我坐在屋檐下,择大蒜,削莴苣,掐菜薹

    女儿放学回来,门口写作业

    我们偶尔说话,能听见彼此的呼吸

    我手里菜薹的黄花开得正好

    无声地抖落,阳光一般的金粉

    黄昏书

    夕阳沉落时,一本书又被我翻到了扉页

    十一月的水杉树,一棵棵,静静站立

    长尾雀飞过之后,一些叶子,轻轻飘落

    大地依然在生长。风过平原

    晚祷的钟声,从河堤那边吹来

    已经三天了。你看,河堤边

    新垒砌的坟,在夹缝中又矮下去了一寸

    我看见了鸽子

    鸽子,飞过屋顶,以及冬天里薄薄的炊烟

    更远的地方,声音嘶哑的母亲在坟丘前

    捡起未燃尽的纸钱,重新投入火中

    无边的夕光里

    散发着告别的气息?;医季≈?/p>

    风,还要继续地——吹

    魂兮归来!我看见的鸽子——

    经过黄昏、流水和外婆的老院

    向着落日,打开闪光的羽翅

    风起时

    风起时,月色笼罩的故人庄

    我的乡亲,怀揣越冬的火炉

    在土地庙前叩拜,祈祷

    我不出声

    轻轻地走过乡村的小路

    遥远的青

    堤坝辽阔

    风把白鹅的歌唱涂上遥远的青

    在那里,青草正绿

    大地爱着一切有颜色的事物

    天,暗了下来

    失忆的河流含着卑怯的微笑,缄默

    那边,蓝花花落了

    四只白鹅站在堤坝,白得耀眼

    风过,渐渐扑面而来的白,趟过了河

    哦,你看见了吗

    ……它们内心的雪

    先于日光落进堤坝下的河流

    而我是隐没在《心经》里舍利子

    哦,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

    这昏暗的下午,遥远的青

    在经过河流时,亲切,温柔,新鲜

     

    ?

    鄂新网备009-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C)2010-2014 博亚娱乐 www.yanjingtao.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主管: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

    主办:公安县传媒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博亚娱乐

    新闻热线:0716-5226878 E-mail:ganews@博亚娱乐 www.yanjingtao.net